教育部:教育检查工作高效率、不扰民,切实减

 新闻资讯     |      2020-04-09 11:34

最近,湖南乡村女教师李田田发文吐槽基层学校迎检过多以至于耽误正常的上课,结果经历了“深夜约谈”、“外出报备”等风波,引起了网友们的极大关注。因为李田田老师在文章中直指各级部门对基层单位的检查太多,很多形式主义的东西压得人喘不过气来,也让广大基层的教师和其他行业的基础干部感同身受,因此,这件事备受关注。

很多媒体都在追踪报道这件事,就连人民日报这样的官媒,也为此事发声。大家都支持李田田老师,认为确实到了该狠狠整治各种形式主义的时候了。这些年来,很多基础的工作人员,包括学校的广大教师,都对各种迎检、督查、评比颇有抱怨,因为这些严重影响了基层干部正常的工作。就拿教育系统来说,很多迎检、各类进校园活动,很多跟教育教学并无多大关联,却浪费了师生的很多时间和精力,导致教育负担很重。

其实,国家已经意识到这种现象,尤其是针对教育方面,教育部提出了给教育减负,尤其要给广大的教师减负。在2019年全国教育工作会议上,教育部长陈宝生就强调,今年要下大力气为教师减负,让老师们从各种填表、考评、比赛、评估还有各种与教育教学科研无关的社会性事务中,解脱出来,把时间和精力还给教师,让他们静下心来,研究教学、备课充电、提高专业化水平。

这让广大的教师也看到了希望。说实话,作为一线教师,谁都希望能安安静静地教书育人,而不是整天埋在文山会海和各种资料堆里。如果有时间,谁不愿意多跟学生交流交流,谁不愿意多读几本教育专著来提升自己呢?但是,现在的时间和精力都不允许老师们做到这些,连好好地读读书,都成了一种奢望。

就在10月22日,教育部召开“教育奋进看落实”系列通气会第三场,主题是介绍2019年对省级人民政府履行教育职责评价工作有关情况”。对于今后针对教育方面的督导评估检查,会上做了全面部署,其中特别考虑到基层负担过重问题,提出了切实的改进策略。这里面有几个亮点值得关注:

地方自查与国家督查结合,线上监测与线下评估结合,定性评价与定量评价结合,发展性评价与结果向评价相结合,正面引导与问题导向相结合。也就是说,不再以单一的方式来开展教育督导评估检查,而是多方面结合,综合考量。这样的做法是更加科学合理、公平公正。

在对省级政府的督导评价中,评价体系中的二级指标精简为15个,三级指标精简为25个,比去年的92个三级指标,精简了73%。从占比来看,确实精简了不少。我们都知道,在检查中,都是对着各级指标来准备迎检材料的,如果指标精简,意味着不需要准备更多的材料,这无疑是减轻了负担。

将32个省级单位调整为5年一轮,每年实地督查5-8个省级单位,对比去年32个省级单位全覆盖,每年督查点最低减少了75%。同时对各评价环节实现明确到位,真正实现高效率、不扰民。

这是国务院教育督导委员会对省级教育工作督查将作出的改革之举。相信这也是顺应广大基层干部强烈要求“减负”的心声而制定的。在这种导向下,相信各级检查也会随之改变,尤其是对于学校、教师的各种检查,也会作出相应改变。

基层减负、教师减负,已经列入教育部门的重点工作内容,切实整顿“李田田”们反映的形式主义等问题,已经迫在眉睫。我们期待着,让老师们真正减轻负担,轻装上阵,安心教书,精心育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