哪个省份历史文化更厚重?估计争议颇多,然而

 新闻资讯     |      2020-01-11 00:29

如果提及中国哪个省份历史文化积淀之厚重,估计很多省份都可以站出来表白一番,诸如黄河流域的晋、陕、豫、冀、鲁,长江流域的江、浙、皖等,往往出发点和站立面不同,估计会争论不休。

然而公允地说,大多数人公认晋陕豫三省历史文化最为厚重,并且从现存文物古迹和考古佐证来看,很难有其他省份能和这三个省相抗衡,而在其中,三晋大地是其中的佼佼者。

作为中华文明始祖的炎黄二帝,从现有资料可以得出这两个部落遥控飞机代理为黄河流域中原地带的杰出首领,然而迄今为止,关于部落具体位置却无迹可考。可是在上古时期的炎帝黄帝之后,尧舜禹三位部落联盟首领则有确切的证据证明存在,而且这三位的活动中心无一例外的都在山西晋南地区。

史书记载:“尧都平阳,舜都蒲阪,禹都安邑”,这三个地方相距不过二百余里,都分布在晋南的临汾和运城地区,并且最新的考古资料也证明了其真实存在。在山西襄汾陶寺遗址发掘出的规模空前的城址、世界最早的观象台、气势恢宏的宫殿等等,都和史书中的尧都非常契合,尧舜禹时代成为信史也得到大多数专家的认可(并未最后确定)。

到了历史上第一个封建王朝夏朝以后,政治中心越过黄河,略微西去南移,然而也在黄河流域的晋陕豫三省交织处,同时华夏民族的势力范围开始扩张,基本上奠定了如今的广大中原地区。商周时期,华夏区域基本上涵盖了如今中国除边远省份的广大地区,然而政治经济文化依然以黄河流域为主,山西始终处于政治经济文化中心。

到了春秋战国时期,诸侯争霸,而山西则更是实力雄厚,且不说晋文公为五霸之一,就拿春秋战国划分,就是以三家分晋作为时间线,然后战国七雄之中,山西韩、魏、赵竟然占了三家!这也是三晋大地名字里的来历,因而称之为历史悠久、文化鼎盛当之无愧。

然而也有遗憾,在秦朝一统天下之后的正式朝代之中,山西可以说是榜上无名,仅仅有拿不出手的几个,诸如五胡十六国的刘渊在平阳(临汾)所建的后赵,慕容泓在长子(长治)建立的西燕;南北朝时期拓跋珪在平城(大同)建立的北魏;以及五代十国时期刘崇在晋阳(太原)建立的北汉而已。

可是不能仅仅以朝代定都多少来决定文化厚重,如果这样说,十三朝古都的西安和洛阳就要并列第一,开封、南京、北京等都要开口夸耀,事实上并非如此。古代定都,大多以地理位置险要,以及政治考量来决定的,只是历史文化积淀的一遥控飞机批发部分,不代表全部。

当然,在历史文化之中,历史名人是重中之重,也是中华文化的缔造者和建立者。可是,历史名人对中华文化的贡献无法用确切数字来衡量,并且名人数量更是难以统计,每个省份都会有大量的历史名人值得我们敬仰和崇敬。只能说,我中华大地人杰地灵,每个地方都会有杰出的代表人物,每位名人都对我中华文明做出了杰出的贡献。

那么,如何比较直观的衡量文化厚重呢?我认为可以从历史久远以及名人辈出之外,对现有的文化遗迹和文物古迹进行对比,似乎从某种意义上更能说明省份的文化积淀。

2012年到2016年,有关部门对全国可移动文物进行第一次普查。普查结果显示,截止到2017年,全国可移动文物共计1.08亿件/套,其中北京市(包含中央)1162万件排第一,陕西省775万件排第二,山东省558万件排第三,河南省478万件,山西省322万件分列四五,貌似山西落后于前四个省份,其实不然。

首先这次文物普查针对的是“可移动”的文物,是以文物的收藏地而不是文物产地为统计目标,因而不能用多寡来评定。这些文物可移动转移,因而来源广泛,诸如北京,因为其优势所在,理所当然数量众多,单就故宫一项就超过很多省份的收藏,这是肯定的。然而却不能因此说北京的历史文化超过其他省份,虽然北京的历史可以追溯到春秋战国时期,然而真正成为文化政治中心,却是从元代以后才开始的,因而相比文化大省,自然难以启齿。

其次,我们忽略了以前的文物普查数据,早在2007年到2011年,我国就组织了“第三次全国文物普查”,这是对不可移动的文物古迹进行的普查,调查结果显示,全国总共发现76万处。其中浙江以7.3万处名列第一,河南6.55万处第二,四川6.5万处名列第三,可以看出浙江在文物估计保护建设方面做到确实优秀,貌似山西落榜,其实也不对。

因为这76万处文物古迹,有的是历史较近的,诸如近代名人故居一类;还有就是新修的建筑,并非真正意义上的文物古迹,亦或是历史虽久然而文化价值略低的,因而不能用数量来衡量文化厚重,而是要用文物古迹的质量等级来衡量。

如何衡量?那就是看列入文保级别的数量和质量。在76万处文物古迹之中,被列为各级文保单位只有约六分之一12万处,而在这12万处各级文保单位中,仅仅只有5058处被列为《全国重点文物保护单位》(截止2019年10月16日),仅仅1/24。什么意思?其实就是指文物古迹的文化含量,通俗说就是当地文化的代表符号,这才是能说明当地文化积淀的最主要指标。

那么我们再来看看数据,原先排第一浙江竟然被直接挤出前三,以279处排第四,陕西268处排第五,河北以286处排第三,河南419处排季军,而第一名是山西,以远高于第二名111处的530处国家级文物保护单位,当之无愧的膺获首位。

看来,在文物界常有“地下文物看陕西,地上文物看山西”的说法非常有道理,而“地上地下一直是千年老二”的河南,这次依然如此,不过得以挤掉陕西,荣膺第二,也算是名至实归。然而对陕西来说略微有点失落,竟然被“雾霾乡”给比下去,不过河北也有着深厚的历史文化积淀,当然其中不少是三晋之一“赵国”所有。可是从某种意义上来讲,也说明三晋大地的文化厚重,其他省份很难比肩。

山西的文物古迹究竟有多牛?我不想数家珍,但就古建筑就是傲视世界,我们撷取其中几个来说说。诸如在上世纪初,日本学者曾经说过,要看唐宋建筑还是要去日本,结果1937年,梁思成先生和林徽因先生在山西发现了四座唐朝年间的木制建筑,分别是五台南禅寺大殿(782年)、佛光寺东大殿(857年)、芮城广仁王庙正殿(831年)、平顺天台庵佛殿(907年),从而让山西古建筑在世界上声名鹊起。

迄今为止,在山西发现元代和元代以前的木构建筑约有350座,其中宋、辽、金时期保存下的木构建筑99座,是日本同时期的两倍还多,当然,还没有算上上世纪某些年代被拆毁的那些珍贵建筑。而在这些里面,有最早的皇家园林晋祠,其中圣母殿为宋代建筑的代表作,鱼沼飞梁是中国现存古桥梁中的孤例;有“世界三大奇塔”之一的世界最高木建筑应县木塔;有依山而建气势雄浑的悬空寺;更有三大石窟之一的云冈石窟造像群等等,诸如此类,不胜枚举。

当然,众多古建筑遗存只是历史文化厚重的重要表现之一,还有更多的文化遗迹和遗存佐证,就那民间习俗文化来说,山西就有很多值得傲娇的地方。诸如寒食节(清明节)源自介休的介子推;忠义的化身,运城的武圣关羽和山东的文圣孔子得以比肩;戏曲的发源地晋南地区,古老的剧种蒲剧等,更有遍布村落的历代古戏台3000多座(包括遗址),全国现存的十二座金元时代的戏台,均在山西;更有社火、剪纸、面塑、鼓吹等等,非物质文化遗存非常丰富。

然而我们也要意识到,山西只是我们华夏文化集中体现的地域之一,并没有否认任何其它地域的意思,我们中华文明是汇集多种文化色彩,多地域共同发展的结果,离开了任何一个地域都是不恰当的,而三晋大地,只是其中的佼佼者和优秀代表之一,从而突显出我中华文化的辉煌灿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