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个过气风口等待复兴:有创业公司退圈,但大

 新闻资讯     |      2020-01-09 17:45

他是VR游戏开发商,VR是一种能把用户包裹在虚拟世界的技术,也称灵境技术。作为四年的行业重度参与者,楼清宇他们有多款VR游戏收获了市场的认可,也拿到了一些普通人听都没听过的奖项。但优秀的开发者,不代表日子过得优渥。

他面临的处境艰难:公司长年处于亏损状态,作品也深陷被盗版的泥潭。他们的作品在游戏平台一经上线销售,很快就会被黑心商家拷贝下来破解,以极其低廉的打包价格再次挂上各大网购平台。“几块钱就可以买一个游戏合集。”楼清宇对AI财经社说,“那些人做事情的路子特别野。”

“你在跟我谈论一个不存在的东西。”他甚至如此告诉AI财经社。在他看来,VR只是一种技术手段和表现形式,并没有成为一个行业。

从2015年创业以来,楼清宇都可以称得上是一个积极的行业推动者,他成立了VR行业协会,并在协会中扮演重要角色。

然而如今的一切都和他最初的期盼大相径庭:基于VR技术全新产生的领域,包括硬件和软件,比如头盔或游戏软件,在C端市场没有普及,用户数量极其有限。而对于B端来说,VR只是一种技术辅助手段,是一个增益效果,跟以往的软件项目没什么区别,多数时候也谈不上解决了什么痛点。

2016年初汪丛青接手HTC中国区,同年4月HTC就发布了VR眼镜。当时的VR正处在行业内外期望值的高点,他的入职是踩在了风口上。2016年是大厂VR/AR设备辈出的一年。Facebook的Oculus Rift、HTC的VIVE、索尼的PlayStation VR、 谷歌的Daydream、微软的HoloLens。它们成为最受科技聚会欢迎的东西,一切都在昭示着VR/AR是未来。

但往往,期望越大失望越大。这些设备更像是PC或智能手机上可有可无的配件,既笨重又缺乏良好体验。它们代表着新奇和有趣,但要想让消费者掏钱购买,很难。“几千块钱可以买一台很好的手机整天捧在手里。”楼清宇说,“但是这个东西不是刚需,买回去玩几天就扔一边吃灰了。”

这条上升的曲线随后极速走向下滑,很多投身其中的企业不得不按下了刹车键,HTC似乎也面临一个关键的抉择,是放弃还是坚持。

汪丛青多次和董事长王雪红聊过,他们相信自己对VR行业的判断。而且,“做任何难的东西,你就要花力气,就要坚持。这个就是我们愿意去做的事情,别人觉得两个季度没有赚钱,算了,我改行吧。”汪丛青说,在很多同行放弃的时候,HTC最大的改变就是没有改变。

不久前,汪丛青坐在位于五道口的办公室里对AI财经社说:“前几年我们是在铺底,在做很多基础的工作,接下来可以看到,这些基本工程和生态建设会开始结出一些果。”他认为这个行业真正步入了一个快速发展期。

2019年,VR/AR再度被频繁提起。“每个人都会触碰到的这个未来的开端。”汪丛青认为,这次与2015年以来的虚火并不同,“但仍然需要时间。”

判断依据源于5G商用。2019年5G在中国正式商用,他更加坚定认为,5G来了,能真正用得上5G,并且可以最快落地,同时影响大家生活的,就是VR/AR沉浸式的体验。

现实中,人们的理解速度常常会慢于技术的发展。特别是在经历了几年挫折的发展轨迹之后,人们对VR/AR的重新接受又提升了一个难度。多数人认为它的炒作意义大于带来的实际价值。

汪丛青注定不会这么看。“没有3G网络的时候,你会在手机上看视频吗?基本上不会,但是有了以后大家又觉得变成了一个很自然的事。“他说,“人们现在可能还感受不到,但是其实这个未来——5G+VR的时代,2019年是它真正的开始。”

但楼清宇不相信这是黎明前夕。HTC有坚持的资本,但多数新创公司难以在一个未曾真正起来的市场生存下来。按楼清宇的说法,他们能在“纯亏损”的情况下坚持至今,原因只是在同行里面融资金额相对比较大。

根据一份统计报告,VR游戏用户规模在2019年达到830万,总营收26.7亿元。楼清宇称之为注水数据,“国产VR游戏线上收入的真实数据,一年加起来不会超过一千万元。”他说,市场行情就是这样,用户规模没有起来,也没有钱赚。

“原来国内做VR游戏的公司有几百家,现在还剩十几家。”这是过去很长时间行业真实写照的缩影。

在业界,曾有不少人寄望5G改变VR行业的低落态势。但5G对于VR的影响,业内的分歧很大。

“你现在去跟做VR的人聊,骗你的人都会跟你说马上就要起势了。“一位VR公司的内容主策划对AI财经社评论,VR/AR的应用瓶颈并不在传输速度,而在于自身的技术局限。

HTC汪丛青则多次对媒体畅想一个5G给VR带来的“无限世界”。“再过5年我们头上的眼镜,基本上会是24小时联网。”汪对AI财经社表示,“你以后不需要再从口袋里掏出一个手机,你会依赖眼镜解决全部问题,比如路线、路况。”

“我如果想参加一场国际会议,不用再坐10个小时的飞机辗转去到现场。每个人都戴上他们的眼镜,所有人就可以到达一个虚拟现场,每个参会者都在那里,全部都在云上计算。”汪丛青描述,这是5G带来的无与伦比的能力。“我们对眼镜的依赖远远会超过我们现在对手机的依赖。”

他认为VR遇见5G就像智能手机遇见3G、4G一样,整个行业无需太久就将迎来属于VR的“iPhone时刻”。VR在消费端应用的方便度、设备的轻便、让使用价值爆发式增长,价格也将迅速下降,从而被大众所认可接受,进入家庭。

AR创业者苏波同样表达了他的乐观。与VR不同,AR是在现实的环境中叠加了数字图像,看到的世界一部分是真、一部分是假。

“从2015年就开始说,下一年是AR元年,其实过去纯粹是博眼球,没有逻辑。“苏波告诉AI财经社,“我的判断,2020年是AR在B端的爆发元年,同时又是AR在C端开启的元年。”苏波的公司0glasses一直提供AR工业解决方案。基于他对消费级市场的判断,公司于2019年正式推出了消费版AR眼镜,进入消费市场。

2015年一个标志性事件让苏波将公司的起步战略定在了B端。当年,谷歌眼镜这个科技感十足且红极一时的产品停产,令苏波判断消费级市场不是一个革命性技术终端的早期应用场景。后来谷歌眼镜推出第二代产品,锁定了三个主要应用场景——工业维修、医疗和教育,也验证了这样的推断。

在苏波看来,AR早期一定是一个辅助性的生产工具,用来增强人的能力。比如,在波音公司飞机生产线上,作业人员戴着AR眼镜按照指导完成客机部件的组装,而不是看着手中的产品手册组装,这种身临其境的指导将错误率降低一半。

而消费市场的发展要晚于行业应用。“5年是一个周期。“他对AI财经社解释,“我们国内的网络从90年代开始,拨号上网基本上是1990年到1995年,然后是功能机的时代,到2000年的时候,3G标准开始制定、2005年上马;再到2010年4G,5G从2015年提倡,到2020年又到了一个交叉点,基本上是5年一个迭代。“

他进一步解释:“3G开启了智能机时代,4G让智能机无处不在,成为我们器官的一个延伸。到2020年这个时候,5G商用6G立项,我们说4G改变生活5G改变社会,怎么改变社会?会不会有新的终端出现?”

这一定程度上是所有对VR/AR看好的人的共识:寻找可以替代手机的交互终端。在持此观点的人们看来,手机的瓶颈在于不断增加的算力和小屏幕之间的矛盾,而VR/AR为代表的技术可以打破屏幕大小的局限。

“在5G时代,理论上每一个移动终端都可以享有无限算力,变成了一个真正的边缘计算的终端,这个时候小屏幕又极大局限了它的应用和发展了。“苏波表示。

从这一角度来看,5G对VR/AR的提升的确令人兴奋。不过,前京东AR/VR部门负责人赵刚认为这些都是后话。“VR/AR目前的痛点是设备本身给人的体验,有的设备比较沉重,分辨率比较低,容易造成眩晕感。这些实际上跟5G没有多大关系。”

他认为,如果想要VR/AR再次热起来,前提还是需要一个大家认为体验比较好的设备,包括它的分辨率、应用体验和穿戴问题的改善。“仅仅是5G的话,基本上只是个好概念,不会突然就把原来那些痛点解决了。“

但目前来看,这些并不是短期内就能解决的问题。现有的CPU、GPU,现有的屏幕,现有的应用生态,距离真正能够普及还有较长的路。由此,更多还是政府、B端买单。

未来的VR/AR会火吗?能否如智能手机一样成为一个庞大的产业?有太多的不确定性,现在没人能够给出明确答案。

事实上,人们的预期超越现有设备的表现。虽然硬件尚不成熟,还没有真正形成气候,但对于大企业来讲,仍然要往前看一步,未雨绸缪,打提前量。

华为在2019年9月发布VR Glass正式入局,对行业来说是个利好。“其实华为进来恰好证明VR不是一个小众市场,而是大众市场。”HTC汪丛青称,“华为的影响力更大,可以帮助更好更快地教育市场,同时也需要更多人去做研发。”

“华为因为线下渠道能力强,它的VR眼镜可以通过各种方式触达消费者。”一位业内人士对AI财经社表示。这就像是推开了一扇门,门后通往广阔的消费市场。

微软同样在2019年初发布了HoloLens 2混合现实头显,售价超过25000元,该款产品主要面向企业用户,比如故障维修这样的远程技术支持、不需要购买昂贵设备的虚拟实验培训项目等。似乎业内寻找到的VR/AR商机都大同小异。

如果让人们愿意佩戴更长的时间,舒适度是一个重要的元素。微软首席项目经理Charlie Han对AI财经社介绍,在二代产品研发期间,他们扫描了数以千计的头型,这让HoloLens 2适合不同种族和地域人们的头型。

除了微软,近年,苹果、facebook和谷歌均在VR/AR领域布局,且相继推出VR/AR头显设备。据媒体报道,目前苹果正在与游戏公司Valve合作开发一款AR头显,计划于2020年推出。

国内手机厂商小米早已推出多款VR产品,vivo的AR眼镜在2019年MWC上也高调亮相,而同门OPPO则略显保守。OPPO副总裁吴强对AI财经社表示,公司有专门团队正在做AR的研究,但手机外的主要精力还是放在“相对比较成型的产业”,智能手表、无线耳机被列入2020年的计划中,“其他产品会陆续推出,但还没有明确的时间表”。

遥控飞机厂家

在2019年底举办的第四届骁龙技术峰会上,Qualcomm专门拿出一整天来讲VR和AR。这次,它发布了全球首个支持5G扩展现实芯片平台——骁龙XR2。“希望真正推动消费级AR眼镜市场的发展。”高通XR负责人司宏国说。

与手机生态有明确分工不同,在VR/AR领域,大一点的企业都在设法给自己“加戏份”,用技术术语来说就是全栈式。

HTC这么做是因为曾“一朝被蛇咬”。“2010年到2012年,HTC的智能手机卖得特别好,但我们只是做了一个硬件。“汪丛青告诉AI财经社。后来,HTC被其他大厂掐了脖子,从美国安卓智能手机老大的位置跌落。如今,HTC在VR/AR上的布局吸取了智能手机业务失败的教训。

“这次我们最大的差别是,VR的操作系统是我们的,界面是我们的,内容商店是我们的,SDK标准是我们的,然后我们再分享出来,直到培养一个生态起来。”汪丛青说。

他透露,HTC投资了100多个公司来帮助建立、更新这样的一个生态。“要是没有手机的教训,我们的策略可能也不会有这样一个改变。“

作为探索的一部分,HTC服务平台去年推出了无限会员服务。“让任何有我们设备的用户,无需担心内容了。”汪丛青解释说,“应用商店里的上千个内容不需要再单个购买,一个月50元可以随便玩。“从它的这个动作来看,HTC希望成为VR领域的谷歌,打造VR的安卓。

而善于做企业级市场的微软,除了提供HoloLens 设备本身之外,还提供开发工具、解决方案和混合现实云服务。Charlie Han对AI财经社解释说,之所以用这种全栈的方式,主要是为了输出把现实和虚拟世界连接在一起的体验。

与大公司投入真金白银给自己的未来买单不同,小公司在这遥控飞机招商个不确定的市场上首先考虑的是生存。

“几乎所有的大公司都有相应的团队。对于这种新的事物,大公司内部一般还是拥抱的,至少这东西不会说一定是没有前途的,所以一定会投入一些资源去做一些研究,去展示肌肉。”一位VR资深从业者告诉AI财经社,“创业公司通常需要具备独立造血的能力,要懂得聚焦和在投入规划上做减法。”

2017年0glasses推出第一款工业级AR眼镜,那一年投入1500万元,亏损300多万元。次年,盈亏基本平衡,苏波提出要立项做消费级眼镜。当时,12家机构股东里将近一半持反对意见,他们认为技术还不够成熟,现在切入还太早,怕拖累公司整体运营。“那一年有可能会出现大窟窿。”苏波告诉AI财经社,“最后是用商业逻辑来说服他们。”

苏波做消费级眼镜希望走运营商渠道,就像过去手机的合约机模式。“我们现在复制前十几年的商业模式,因为每一代网络技术革命都会伴随着信息技术终端的革命,信息技术、终端和网络技术的革命,都跟运营商息息相关。”合约机模式虽然后来被时代淘汰,但无法遮盖它在彼时背景下的成功。

当然,更重要的原因在于,在当下由运营商批量采购和自己卖产品给消费者两种模式中,前者的风险要小得多。“运营商集采会减轻我们的资金压力,不会影响你的现金流,还有可能为你导流。”苏波说。

10月,苏波去南昌参加第二届世界VR产业大会,他有个明显的感受,与第一届相比,本届展商增多了,嘉宾增多了,但人流量没有去年多。“去年的人流量有些是虚的,今年相对更务实一些。”苏波评价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