南京邮电大学身亡研究生,生前一个人买挂面就

 新闻资讯     |      2020-01-09 12:56

2019年的12月26日,距离新的一年只剩下5天的时间里,一个名叫谭大伟的硕士研究生,在南京邮电大学实验室里终止他走过了23年的心跳。一个年轻的生命,在朋友圈里只留下唯一一条动态:“一张微笑的侧脸”配了一句“还是家乡清凉”,便就此别过了这个盛世繁华的世界。

谭大伟之死,据网上流传的校方通报称,是意外死亡,而根据《新京报》的报道显示,有网友在网上爆料称,因被导师张某“谩骂压榨、人格侮辱、不让考六级、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承诺书延期毕业”而选遥控飞机代理择结束生命。

这死亡,与之前云南昆明理工大学生李心草之死有些相似,都属于自杀,有所不同的是,李心草是被室友约出去喝了酒后,不堪痞子的猥亵而自杀,南京邮电大学谭大伟根据报章和网络舆论来看,则是不堪忍受导师各种荒唐要求、甚至谩骂压榨和侮辱而自杀。

可到底是什么原因导致这些大学生自杀?根据云南昆明李心草案来看,整整四个月过去了,死因至今不明,那么,对于南京邮电大学谭大伟之死,也就只能是听之任之吧!等来则是“正义会迟到,但永远不会缺席”,等不来则似乎也见怪不怪了。

据《新京报》报道,谭大伟的家境不好,不大愿意和同学们一起出去吃饭,有时候,一个人买挂面,就着宿舍里种的蒜吃。另外,谭大伟一个月有研究生补贴600元钱,加导师给的两三百块钱,别的同学吃饭都不够,但是他还能省下几百块钱。

这在人均将突破一万美元的今天,看起来似乎有些不可思议,也许,对于谭大伟的如此拮据难以置信,甚至不以为然。因为,这样的生活消费,不要说大学,恐怕连有些小学生都不如吧。

其实,那是你没有真正全面地审视过你周围的人群,要么你是家境殷实者,要么就是对家境现状和家人辛苦打拼供你上学的漠不关心者,除了这两种情况以外,没有第三种情况。如果不是条件的限制,谁会一把挂面就着自己种的蒜来过日子和光阴?正是因为条件的限制,很多贫苦家庭出身的孩子更加懂得勤俭节约,更加懂得勤奋努力。事实上,谭大伟不仅生活上俭朴节约,学习上也很努力。

然而,条件的限制,会使人的心里产生自卑或封闭,这是正常人所具有的共性,只是有人能克服,有人则脆弱。而谭大伟也许是后者,从报道来看,他性格内向,没什么话,朋友也很少,甚至和人不怎么交流。这是一种心理的自卑,这种自卑导致了他的封闭,而这种封闭促使他努力学习。

遥控飞机代理 也许,对于心里有了自卑障碍但努力的人来说,只要沿着他的努力给他希望,等他学有所成时,他自卑的心理障碍自会痊愈,可恰恰相反,他遇上了一个性格有些“变态”的导师,在他本就有自卑障碍的心理不停地“种刺”,长而久之,终于无法承受沉重之重,那么,最终的结果就会走向极端。

谩骂压榨、人格侮辱、不让考六级、不给改论文,还被要求签承诺书延期毕业。这是谭大伟死后,网上对谭大伟导师张宏梅的爆料。

据《新京报》报道,张宏梅给学生讲话时,会出现人身攻击,甚至伴有人格侮辱,谭大伟的同学以及之前有师兄都曾离开,而谭大伟的同学中有人待了一个月受不了张宏梅的谩骂侮辱离开了。

如此“变态”的导师,能教出正常的学生吗?试想,一个人动不动被谩骂、被侮辱、被人身攻击,长此以往,还能成为正常的人吗?

然而,作为导师的张宏梅,不仅师德存在严重问题,还注册了公司,借着自己导师的权威,不但让学生承担她自己私人领域或者家庭生活的一些事物,还安排学生到与自己利遥控飞机厂家 益相关的单位,从事与学业无关的劳动。这是把自己当成了“女皇”,把学生当成了自己的“私有财产”,为所欲为,任意使唤。这还能算是老师吗?

值得存疑的是,据《红星新闻》报道,这样一位“变态”的导师,是2011年12月通过南京邮电大学高层次人才引进计划,被校长特聘的教授。2013年在南京注册成立公司,而此前,张宏梅还是长春一家公司的大股东。

其实,对于张宏梅在学校的荒唐行为,学校早有所知,为什么没有采取措施,直到发生人命之后才去处理呢?

对于导师张宏梅,官方的调查还在进行中,但对于一个校长特批的教授,希望还是由第三方调查,应该更有权威性和说服力。

而谭大伟之死,暴露出的是当下一些家庭的生活,远没有看起来的光鲜,还处在拮据窘困之中。谭大伟之死固然有导师丧尽师德、为所欲为的谩骂压榨,人身攻击和侮辱的因素,但这不是主因,推测一下,或许“被要求签承诺书延期毕业”是压倒谭大伟的最后一根稻草。因为对于谭大伟来说,家境不好,使他拖不起被延期毕业的时光。

因此,谭大伟之死不得不说是繁华之下的绝望。如果发展能均衡一点,如果导师能少一点谩骂攻击,或者不被要求签承诺书延期毕业,也许悲剧不会发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