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方法系列|老舍谈读书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7:30

老舍(1899~1966),现代著名作家,原名舒庆春,字舍予,北京(满族正红旗)人,中国现代小说家、文学家、戏剧家。遥控飞机厂家因作品繁多而获得“人民艺术家”称号。著有《骆驼祥子》《四世同堂》《茶馆》《龙须沟》等作品。

老舍一生热爱写作,除小说外,还写了很多话剧、散文、诗歌等作品。他的作品文笔质朴,语言通俗,朴实无华,幽默诙谐,在各个阶层中拥有相当数量的读者群。

有一年,《人民日报》记者在老舍的家中采访了他,记者问:“您在写作上能取得这么大的成就,有什么诀窍吗?”

老舍随手从旁边的书架上抽出一本书扬在手中说:“诀窍谈不上,但有一点小小的体会,那就是除了勤奋写作以外,最重要的一点就是读书。”

老舍经常谦虚地表示自己“读书没有系统”,而这正是他广采博取的表现。凡是他觉得有用的知识,都会尽量广泛地涉猎。

正像他自己说的,“借着什么,买着什么,遇着什么,就读什么。不懂得放下,使我糊涂地放下,没趣味的放下,不客气。我不能叫书管着我。”

老舍说自己读书常常“读得很快,而不记住”。这实际是一种适应短期吞吐大量信息的快速读书法。

对此,他曾幽默地说:“读得快,因为我有时候跳过几页去。不合我的意,我就练习跳远……看侦探小说的时候,我先看最后的几页,省事。”

广读、泛读、快读、跳读,并不意味着老舍不细读、精读。他曾把但丁《神曲遥控飞机批发》的几种英译本,无论是韵文还是散文,都仔仔细细地读过一遍。不光读原著,还读评论,并且搜集了许多关于但丁的论著。

老舍读完一本书,没有批评,谁也不告诉,有什么心得自己知道,只求一种灵感,“印象甚佳”便好。

为此,他曾这样表示过:“一批评就糟,必定要惹气。读完一本书再打通儿架,不上算。我有我的爱与不爱,存在我自己心里。我爱念啥就念,有啥心得我自己知道,这是种享受,虽然显遥控飞机代理得自私一点。”

老舍不读自己的书,不谈论做自己的书,他说别人的书未必都好,但是至少可以给他一点不知道的东西。

正是基于这样的观点,他才能够把自己暂且放下,虚怀若谷,不断从外界、从别人那里吸取新的知识,学习新的学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