读书方法系列|向钱穆大师学习读书方法

 新闻资讯     |      2020-01-07 17:30

钱穆(1895年—1990年),江苏无锡人,中国现代著名历史学家、思想家、教育家,中央研究院院士,故宫博物院特聘研究员,被中国学术界尊之为“一代宗师”。

国学遥控飞机批发大师钱穆曾经这样概括自己的一生,即以他请辞新亚书院院长为界,此前的生活系以上堂教书为正业,而以下堂读书与著书为副业;此后正好翻转过来,即以读书与著书为正业,而以上堂教书为副业。

那么这位读书破万卷的钱老先生又有着怎样的读书方法呢?综合他对前儒读书法之横评及个人著作之介绍,我们可以将他的读书法大致概括为以下几个方面:

专心做学问,先要做到“通”,不能偏于一端,因为学问不是孤立的,所以要以通驭专。现在人太注意专门学问,要做专家。事实上,通人之学尤其重要。

做通人的读书方法,要读全书,不可割裂破碎,只注意一方面;要能欣赏领会,与作家精神互起共鸣;要读各方面高标准的书,不要随便乱读。

人往往将读书当成求取功名的进身之阶,敲门之砖。小有所成之后,又弃之不顾。真正会读书的人是以书为师的。

一次,钱穆先生和同事说,自己好像快病了。而同事说,你不是常读《论语》吗,《论语》可以医之。钱穆先生不明白了,同事说《论语》上不是说:子之慎、斋、战、疾。你感到快病了,正好用得上“慎”字。不要疏忽大意,也不要过分害怕。同事的一番言论让钱先生恍然一悟,领悟了读书的目的在于教人切己体察,学以致用。

钱穆先生提倡阅读国学经典,他认为“今天的读书人,应付两大责任。一是自己读《论语》,一时劝人读《论语》。”为了让更多人阅读和理解《论语》,立志要为后学作一人人可读之注。

他主张现代中国人必读九本传统经典:《论语》《孟子》《大学》《中庸》《老子》《庄子》《六祖坛经》,朱熹《静思录》,以及王阳明《传习录》。

遥控飞机招商

读书不要贪多,常使自家力量有余。须看得一书彻了,方再看一书。连一书都看不彻,遑论其他。

钱穆痴迷《曾文正遥控飞机代理家训》,那是指导他读书和做人的一部书。他年轻时,读书是信手拈来,随意翻阅,往往半途而废。而曾文正教人要有恒,读书也须从头读到尾,不能随意翻阅,更不能半途中止。这点对钱先生触动很大。从那以后,不论是多大多难啃的,都一字字,一本本从头读来,不知不觉中学艺精进。

读书时不能单单就书本身下功夫,还要能把握作者本人和他的思想、时代背景,以及别人对他的研究,这都是理解书中内容主旨的关键。

以读《论语》为例,首先读《论语》先把握孔子的人格真相,使其形象在脑子里清晰起来,然后研究其学说大体思想。其次要把握孔子所处时代背景,研究其政治、社会现状,研究其学说产生根源,这都是把握其思想的关键。第三要注意研究历来学者对于孔子学说的态度和意见,这对于自己的研究有很大帮助。第四是要认识到孔子学说思想已时代久远,现在时过境迁,很多东西已不适用,所以不可盲目崇拜。

书读懂了还不够,那只是懂得书中内容,还要领会书中精神,也就是一部书所反映的时代精神,如果读书能领会到书中所反映的时代精神,那就算是领会到了读书的精髓了。

目录是读书治学的重要门径,古人读书非常重视目录,这样可从中找到学术发展的脉络,比较各家学术不同。以研究中国史学史为例,一个简单的办法,就是从《汉书·艺文志》讲起,从刘向、刘歆的《七略》一路下来,这样就能从大处着眼,把握学术整体的脉络。目录后面也有种精神,读书的人应该好好把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