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少年的你,没有校园暴力,才能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09

小区里,3个年龄相当的小男孩决定一起玩“吃鸡”游戏,一人拿一把玩具枪,在小花园里乱跑射击的那种。3个人分成2个组,只能是2打1,2个比较熟悉的孩子掌握了主动权,他俩一组,另一个男孩一组。3把枪,一把可以连发,另外两把是单发的。

连发的枪在2个男孩那组手里,战局很明显,玩到后半程,男孩已经很不高兴了,几乎是抱头逃窜,到最后有点急眼了,不欢而散。那个狼狈的男孩就是我儿子。

看着那两个男孩追着我儿子跑的时候,我想起了校园暴力里被欺凌的孩子,想起不久前看过的《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中的陈念。

当然3个孩子玩游戏肯定称不上是“校园暴力”,只是那个场景确实让我想起在学校被追逐殴打的陈念。我很想看看孩子在面对这种场景时的反应,我也希望能以此为契机,让他学会应对可能会出现的问题。毕竟不是每一个陈念都能遇上北野。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中,陈念读高三,她的妈妈在外地打工,父亲没有出现过,陈念一个人生活。故事从胡小蝶自杀展开,引出了以魏莱为首的霸凌团体,这个小团体不止欺负胡小蝶,连陈念也不放过。

很偶然的机会,陈念撞上了被群殴的北野,陈念不想假装看不见,她想报警,被那群混混发现了,把她和北野按在一起殴打。一起挨打的经历,陈念的善良,让北野把陈念放在了心里。乖乖女陈念和小痞子北野有了交集。

警察来学校调查胡小蝶的死因,同学们都知道胡小蝶是因为不堪忍受校园暴力,但都选择了事不关己高高挂起。只有陈念跟警察说了实情,遭到了魏莱等人疯狂的报复。迫于无奈,陈念去找北野保护她,相安无事了一段时间,但北野一个疏忽,陈念就遭受了魏莱更大的凌辱。

阴错阳差,陈念失手伤了魏莱,陈念惊慌失措的跑回家告诉了北野,北野回去收拾现场却发现魏莱已经死了。其实陈念只是伤了魏莱,是尾随他们的雨衣杀手杀了魏莱。

北野并不知情,为了不让陈念受到牵连,北野冒充杀手,甚至杀掉了真正的雨衣杀手,因为这个雨衣杀手曾经凌辱过陈念。北野做了很多事,就为了让警察确信是他杀了魏莱,跟陈念毫不相干。刚毕业的警察郑易,想尽办法证明了北野不是雨衣杀手,最后北野被判七年徒刑,陈念考上大学,看似圆满的结局(小说中的情节,和电影有出入。)

面对校园暴力,胡小蝶选择了自杀,陈念一次次被凌辱,心如死灰,她们内心的无助感又岂是文字能表达的。校园暴力到底是如何产生的?面对校园暴力应该怎么办?我想这才是小说和电影想要传达的东西。

家庭教育的缺失魏莱是校园霸凌的主导者,从她的家庭里可以找到她成为霸凌者的原因。胡小蝶自杀,魏莱的母亲出现了,她坚持认为胡小蝶自杀跟魏莱没有半分钱的关系,自己女儿是如此单纯,怎么可能欺负别人。魏莱妈妈的言辞,更是让魏莱有恃无恐,没有是非观的溺爱,让魏莱成为霸凌者。

魏莱是因为没有是非观的溺爱成为霸凌者,魏莱团伙的另一个女孩则是因为酗酒的父亲。她经常被酗酒的父亲打骂,她承受的痛苦无处发泄,就开始攻击别人。因为被打,所以打人,很像《悲伤逆流成河》里的唐小米,在原来学校被别人打,转学后开始打别人。

学校教育的错位在学校,老师也知道魏莱等人的所作所为,但老师也只是安慰陈念,考完试就结束了。是啊,考完试上了大学就能离开了,可是现在怎么办,还能等到结束的那一天吗?

胡小蝶自杀前对陈念说,“魏莱他们在欺负我,你们看不到吗?”不只魏莱欺负胡小蝶他们看不到,魏莱欺负陈念他们也看不到,所有人都选择了漠视。对暴力的漠视,纵容了施暴者,让她们更加的气焰嚣张,毫无忌惮。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中写道,“当强与弱对峙,出现孤立与被孤立,欺凌与被欺凌的情形时,生物的潜意识会让它们趋向于远离被孤立被欺凌的一方。人害怕离群,尤其是孩子;他们比成年人更害怕,因为他们往往也是弱者。 ”

一边是气焰嚣张的霸凌者,他们成群结队,孤身抵抗根本就不是对手,一边是劝你忍耐,选择性失明的老师和同学,被欺负的人在学校找不到帮手。即使报警也只是警察找校长,校长找老师,老师找家长,家长工作忙,皮球甩了一圈,没有任何解决方案,一切照旧。

面对暴力寻找支持和帮助,是每个人的本性。陈念找了很多人求助,但最终能帮助她的,只有同样受伤的北野。

第一选择:老师和同学陈念最早求助的是老师。老师看到了魏莱她们故意撞陈念,怒不可遏地说,“你们怎么还不知道悔改”。然后挨个给家长打电话,让他们好好管束孩子。老师安慰陈念说,“别受影响别分心,坚持一下考完试就解脱了”。又是考完试,陈念的心如同掉进了冰窖。

陈念请老师送她放学,老师也这样做了,魏莱始终没有出现,老师也分身乏术,不再坚持送陈念放学。面对陈念被明晃晃的欺负,同学们也选择了漠视。所以,陈念放弃了向老师和同学求助。

第二选择,父母陈念和胡小蝶的不幸,相当一部分是父母的缺失。胡小蝶不敢跟父母说,她自己默默承受,她自己没有能力解决问题,也没有人能帮助她,所以她选择了自杀。陈念也给妈妈打过电话,希望妈妈回来照顾她高考,妈妈以要赚钱为由拒绝了,陈念的第2次求助失败了。

遥控飞机招商

如果陈念和胡小蝶都能有一对硬核父母,能在她们遭受校园暴力的第一时间站出来,替女儿讨回公道,就不会后续的故事了。

第三选择,警察陈念的不幸,在跟警察说了实话之后更加明显,所以在向老师和妈妈求助失败后,陈念选择了向警察求助。刚毕业的警察郑易承担起接送陈念的重任,但魏莱也不傻,有人保护陈念,她怎么会动手呢。郑易接送陈念,陈念都很安全,郑易觉得陈念不会遇到危险了,也因为工作繁忙,他把电话给了陈念,告诉她有事给他打电话。

郑易的做法,再次让陈念陷入孤立无援的境地,也让他失去了陈念的信任。如果陈念以上的任何求助能起到作用,就不会如此两败俱伤的结局了。

第四选择,朋友没有父母撑腰,没有老师和同学帮忙,没有警察的保护,陈念去找了北野。当她狼狈地出现在北野面前,怯生生地说“你可以保护我吗”的时候,北野硬如铁石般的心融化了。两个人开始了一段共生的旅途。

陈念是幸运的,她遇上了北野,北野是愿意用生命呵护她的人。可现实生活中,真的有北野吗?同样被欺凌的胡小蝶,就没有她的北野,她无力抗争,只能自我解脱。

陈念不是软弱的,她小小的身躯里有着不为人知的倔强。她和北野组成的“失意阵线联盟”坚不可摧,北野精心策划替陈念顶罪,警察想问出口供,用“囚徒”战术,把陈念和北野分开问话,告诉他们对方已经承认了的时候,她依然初心不改,只因为她接收到了北野的心意,喜欢一个人,给她一个好的结局。

《少年的你》中,校园暴力的终结是因为魏莱死了,但真实社会中,魏莱怎么会死呢?她最大的惩罚,无非是被叫家长,不出大事警察都不会上门,她可以逍遥至死。校园暴力的终结,需要全社会的共同努力。

父母:及时察觉孩子情绪,接收求救信号看到孩子玩游戏被两个孩子追遥控飞机厂家着打的时候,我希望他能及时喊停,能向我求助。我问孩子,“为什么分组这么不公平,还要继续跟他们玩儿呢?”孩子说,在家里没有人陪他玩这样的游戏。我的心里突然一阵刺痛,是我没有给他留下足够的退路,所以他才会委曲求全,玩着自己想玩但并不开心的游戏。

对遭受过校园暴力的孩子来说,不向父母求助,是不是也是因为父母没有给他们足够的安全感,他们没有把握父母会和他们一起面对问题,所以他们选择一个人默默承受。

当孩子向你倾诉自己不开心的时候,你有没有说过这样的话:没什么大不了的,你想多了吧,为啥就欺负你,你惹她们了,躲着点,考上大学就好了……这些话,都会让孩子离我们越来越远。

父母应该成为孩子坚实的后盾,及时察觉孩子的情绪,接收孩子的求救信号,让孩子遇到问题第一个想到的就是向父母求助,而不是担心受到责骂。

学校:培养学生综合能力,不以成绩论短长椅子上被涂满墨水,被故意用球砸,被推搡甚至扇耳光,这是同学间的恶作剧而已,忍忍就过去了,学校成了和稀泥的地方。现在的学校,物质条件好了,教学设备先进了,但学生的敬畏心却没了。

学校的使命从“教书育人”简化成了“教书”,已经不再育人了。虽然现在都提倡素质教育,但学校却比应试教育的时候更注重成绩。成绩意味着升学率,升学率决定着招生,决定着业绩,决定着老师校长的前途。

父母为了前途把孩子扔给学校教育,学校为了前途让孩子努力学习,到最后没有人关心孩子的德行扭曲成了什么样子。除了学习,我们应该教会孩子什么?

教会孩子,坚信正义和希望:做正确的事,仰望星空的光。正义,这两个字只有八笔,但践行起来却难上加难。陈念深深体会到了这一点,“对个人来说,选择正确的路,很多时候,没什么好处,只有弊端。”可是,“你做好事和坏事,都会给身边的人造成影响,就像能量传递一样,会引发连锁反应。每个人都能改变世界,从做好自己开始,哪怕只是一点点。”

希望的光虽然渺茫,但有希望,才能看到太阳。就像奥斯卡·王尔德说的一样,We are all in the gutter,but some of us are looking at the stars。(我们生活在阴沟里,但依然有人仰望星空)。”

一根筷子轻轻被折断,十根筷子就能抱成团,一点希望微不足道,但很多的希望汇聚起来,就能形成强大的光亮。所以,我们要让孩子明白正义和希望的力量,做你认为正确的事情,即使眼前都是黑暗,也要记得仰望星空的光。

教会孩子:对法律尊重,对生命敬畏法律不是万能的,需要一次一次的修订,来适应这个变化莫测的世界。在我国,未满14周岁的人不构成犯罪,未满16周岁的人,只有犯重罪才会承担刑事责任,法律对他们的约束显得那么苍白。

大连13岁的男童残忍杀害10岁的女童,结果也只是收容教养。在这个13岁的男孩眼里,法律是用来钻空子的,生命是用来残忍迫害的。

《少年的你如此美丽》中有这样一段话,“对犯错的孩子选择宽容,是社会的善意。可当孩子伤害孩子,大人该怎么办?那被伤害的孩子呢?为什么他们的苦痛最终只能成为别的孩子成长的踏脚石,成为他们浪子回头的标识?”

有的行为只是不违法,但不代表对。法律没有禁止,也要看看是不是符合最基本的道德规范。

贝卡利亚在《论犯罪与刑罚》中说,刑罚的目的既不是要摧残折磨一个感知者,也不是要消除业已犯下的罪行……刑罚的目的仅仅在于:阻止罪犯再重新侵害公民,并规诫其他人不要重蹈覆辙。”

我们要让孩子学会尊重法律,而不是钻法律的空子,对生命充满敬畏,保护好自己,不祸害别人。

学校教育和社会教育的进步,需要很长的时间,孩子等不起,所以,学校和社会缺位的教育,家庭教育要补上。让孩子远离暴力伤害,我们要做孩子强有力的后盾。

《少年的你》里,陈念和北野的共生,构成了整部作品里最动人的情感,可我更希望和少年共生的,是他们的父母,给他们最多爱,最强帮助的,是他们的父母,而不是这两个跌跌撞撞的少年相依为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