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少年的你》哭后除了校园欺凌外,你还需要思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09

记得去年一部揭露社会痛点的电影《我不是药神》火遍大江南白甚至推动了相关制度的进度,今年《少年的你》也同样戳痛我们,那就是校园欺凌问题,相信随后也会引发一系列的蝴蝶效应吧。

之前我听过一个经历过校园欺凌的来访者给我讲述“欺凌”与“欺负”的区别,他讲到欺凌是一种持续性的伤害身心灵的行为,而欺负做不到持续。

我大概知道他们痛苦点在哪,一个人遥控飞机代理如果被欺负一两次可能造不成巨大伤害,而持续性的身心灵伤害会让一个人内心产生巨大阴影,甚至一辈子被其影响。这是我当时对校园欺凌事情的理解。

讲述校园欺凌的电影之前还有一部感动着我,那就是《悲伤逆流成河》,这部电影也在讲述一个少女在学龄期被欺凌与侮辱,最终在结尾时易遥声讨所有欺凌她的人中结束。

而《少年的你》却像一张纸,无论开头和结尾都会给你一种为你呈现事情本来面貌的感觉。

陈念(周冬雨饰)性格内向,是学校里的优等生,努力复习、考上好大学是高三的她唯一的念头,却因校园欺凌而陷入漩涡。

小北(易烊千玺饰)是一位辍学的小混混,因为某次被打被陈念解救,后来因为种种原因成为陈念的“守护神”。

我一直觉得导演拍摄这部剧非常克制,它的克制不仅在电影色彩上,这部剧不像《悲伤逆流成河》那样有明显的一个舆论引导,更多是把校园欺凌相关的一切完整的呈现给大家。

“高考重压”、“校园欺凌”、“原生家庭”等问题融合在一部影片中,看似庞杂而野心过大,实则正是少年全面的生态图景。

但看完这部电影以及自己职业的属性,很多问题的产生绝不是道德沦丧或者简单归罪他人这么简单。

一个孩子的个性发展,是家庭、学校、社会等一系列外在环境因素共同作用的结果,家庭与学校对孩子个性有最直接影响。

“孩子的弱点在于他是以一张白纸开始的。他既不理解也不怀疑他所生活的社会,由于他的轻信,别人可以影响他,使他充满自卑感,使他害怕违反不可知的可怕的准则。”——乔治·奥威尔《如此欢乐童年》

魏莱(周也 饰)来自一个富裕家庭,长得漂亮,成绩好,很受学生欢迎。但诸多细节也透露出,她的家庭对她要求极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她的复读让她父亲一年都不跟她讲话。

从这一点来说,她也真是个悲剧。电影中的魏莱是一个懂得权衡利弊得,善于利用人心的女孩,可这一切的背后却让她缺失了人性最珍贵的同理心。

前段时间我在知乎发表了一则关于“原生家庭”的回答,其中几百个回复中最让我扎眼的便是“都9012年了,还在引用弗洛伊德,原生家庭等词啊······”。

的确随着脑科学与神经科学的发展,越来越多人抵触这些无法用科学证实的心理学理论,他们便简单把这些评价为“伪心理学”,可现实情况却是,正是无数案例与事件一部部验证了弗洛伊德的伟大,这不是盲目崇拜,而是我们在验证一个理论时,你要看它到底有没用。

回到电影来说,无论是受害者陈念,还是她的“守护神”小北,以及主要施暴者魏莱,在他们的描述中都有个缺失的父亲。

上述我提到了施暴者魏莱因为家庭对她要求极高,只许成功不许失败,所以她的复读让她父亲一年都不跟她讲话,而陈念和小北的人生压根就和父亲基本无缘。

美国心理学者研究发现,父亲参与程度不够的孩子,在适应社会,友情和行为方面都更有可能出现问题。

美国《大西洋月刊》针对美国家庭的调查显示,家庭中父亲参与度不够的孩子,品行不端的概率是最高的,甚至高于单身母亲抚养的孩子。

跌跌撞撞真正变成大人的陈念和小北发现成年人的世界也许更加冰冷,正如电影中所说:高考完我们就变成大人了,但是从来没有任何一节课教会我们,如何变成大人。

但恰恰这个工作,应该是家庭角色中父亲承担的,父亲对我们来说,可能是这个世界最复杂的词语之一。他是权威,是保护,有时候甚至是敌人。但可能正是与他有关的一切,使我们成为更强大的人。

最近Am J Psychiatry发表了一项研究,分析了童年被虐待经历与成年后人际交往障碍之间的联系,发现童年被虐待的人在长大以后,对人与人之间的距离和接触更敏感、更容易感觉不遥控飞机厂家适,因此在社交中更容易出现人际交往障碍,也就更容易因为人际交往障碍而引起精神疾病[5]。

这些研究结果,从一定程度上解释了为什么一个人在童年被虐待程度较严重,在成年后更容易出现交际困难和精神障碍:童年被虐待经历可能会改变神经系统处理社交信息的方式,让人更敏感,从而不自觉地避开人际感官刺激,以减少随之而来的不适感和情绪困扰——也就更容易因此出现人际交往方面的障碍。

人际交往对于一个人、尤其是一个成年人来说,有多重要,就不在此赘述了,谁用谁知道。

不过电影和艺术往往多少会粉饰现实一些,比如陈念是幸运的,在如此悲惨的童年遭遇后,还会遇到天使般的小北。

默默跟着陈念,并且不离不弃,大概这也是支撑陈念可以在如此糟糕的环境下还能毅然考出高分的唯一解释吧。

甚至小北对刚被魏莱羞辱后的陈念说出一句差点让我哭出来的一句话:“你保护世界,我来保护你。”

无数被欺凌者用自己的经历,以及那些善意的人们共同为这个群体发声,让他们一同保护着与他们同处一方的“世界”。

当然法律肯定不是唯一杜绝类似事情的手段,问题的根源还是应该回归校园和家庭的教育,这才能从根本解决,而这才真的是漫漫任重而道远的事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