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妙先生》:哪怕这世界并不美好,我依然想守

 新闻资讯     |      2020-01-03 21:09

“妙先生”,并不是个人,或许可以叫它“世界意识”的传递者,暂且当它是世界的拟人化吧。

电影里,两条剧情线,一条是主角们的“打怪升级”线,也是自我救赎线。另一条即是双方的矛盾对峙,兼顾反派故事线。

“打怪升级”善恶对峙牺牲少数人拯救多数人是否可行,这是个经典问题,也是电影《妙先生》贯穿全篇的抉择问题。寻迹者丁果与师傅等人为消灭使人堕落的彼岸花,每次都要牺牲好人。因为,彼岸花的宿主都是纯善之人。

传言彼岸花能使人长生,作为宿主的儿子为了众人决定奉献自己,养父在儿子死后却抢走彼岸花;曾经青梅竹马、山盟海誓的夫妻,丈夫为了钱将妻子推出去做皮肉生意。

制裁者or英雄所谓“寻迹者”,电影说它是探索自然隐秘的人,可看起来,更像一群人性的观察者。

电影里的反派是个反收集者,不收花,只收吃花的贪婪者。听上去像是英雄,其实是“法外制裁者”。曾经也是寻迹者的他,对于人之恶的态度过于消极而成了自以为是的制裁者。

用看似更遥控飞机代理 合适的办法解决彼岸花的丁果一行人算英雄吗?也许是,可英雄总在做牺牲别人的事。

故事讲不好的忧伤故事出发点很好,有能成为成人动画佳作的倾向。但想讲的东西太多,善恶对峙、人性思考、自我救赎等,每一个都是能唠一整部电影的宏大论题,却被放在了一部电影里,自然说不清楚,人物刻画理所当然地单薄不少。

不论是吸引一大波“自来水”的《大圣归来》,画面精致的《大鱼海棠》,还是视效颇佳的《白蛇缘起》,亦或是东方梦工厂首部原创的《雪人奇缘》,最大的硬伤都是故事本身。

反观曾经上海美术电影制片厂的作品《大闹天宫》(1964)、《天书奇谈》(1983)、《宝莲灯》(1999)等,哪一部缺了故事性?台词不多的《大闹天宫》,至今都是几代人的动画电影“白月光”。

点开腾讯花重金打造的、IP产业链模式的“腾讯动漫”,好故事的有,好画面的有,兼而有之的,不多。画面与故事,真的这么“不可调和”?

二维动画电影市场堪忧这是当前非常棘手的问题。饶是宫崎骏这样的动画大师,坚持手绘多年,终于在以迪士尼为首的三维动画中杀出一条血路。即便这样,2D动画在票房上依旧显现颓势。

遥控飞机招商 占据80后90后一半童年的日本动画,其本土动画电影市场已经渐被迪士尼攻陷。《冰雪奇缘1》在日本影史票房第三,第一是《千与千寻》,第四是《你的名字》。

近年热门的国产动画电影,3D动画同样占了大多数。譬如,获得金鸡奖最佳美术片的《风语咒》就是3D动画。再比如,拿下近50亿票房的《哪吒》还是3D动画。

因为前些年的技术诟病,越来越多的注意力被放在了3D动画上,传统的二维动画萧条了。某些观众甚至觉得,2D动画就是儿童动画,3D动画才是成年人的动画。

技术落后可以追上,态度偏见就有点麻烦了。比如我妈至今都觉得,动画就是小朋友看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