如意科技“不如意”:“中国版LVMH”今年累计

 新闻资讯     |      2019-12-31 22:52

由于将一众耳熟能详的轻奢品牌收于麾下,山东如意科技集团有限公司(下称“如意科技”)被业界称为“中国版LVMH” (LVMH全名Louis Vuitton Mot Hennessy,是全球大型奢侈品集团),但与之增加的是巨大的资金压力。

12月19日,如意科技发布公告称,全资子公司盛茂控股有限公司已经于当天兑付了3.45亿美金债券。时代周报记者从wind获悉,目前该债券已经摘牌。

12月19日,时代周报记者查询中国执行信息公开网发现,如意科技于12月11新增被执行人信息1则,执行标的为1600万。

值得注意的是,这是如意科技2019年第10次被列为被执行人,2019年累计执行标的超4.8亿元。

12月14日,纺织服装管理专家、上海良栖品牌管理有限公司总经理程伟雄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如果只是兼并购国际品牌,而不考虑整合运营这些品牌,那如意的资金压力肯定会逐年加大。”

由于债务危机频频预警,此前不久,如意科技已遭到标普、穆迪等国际评级机构的连番降级。

12月19日,如意科技负责宣传工作的相关人员向时代周报记者表示,并不清楚公司债务问题。

此前的12月13日,针对未来如何解决巨额债务、对并购品牌的经营策略等问题,时代周报记者向如意科技宣传部致电致函联系采访,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如意科技前身为山东济宁毛纺织厂,经过改制,发展成为山东老牌企业和科技纺织制造企业。

该公司在近年来耗巨资不断收购国际品牌,比如邓伦代言的奢侈品牌BALLY;杨幂、郭碧婷、周冬雨等一众女明星青睐的法国轻奢品牌Sandro;曾被全智贤穿去参加发布会的品牌Maje;英国前首相撒切尔夫人钟爱的老牌英国风衣品牌雅格狮丹,等等等等。

时代周报记者统计天眼查数据发现,截至12月11日,如意科技在2019年第10次被列为被执行人,2019年累计执行标的超4.8亿元。

今年10月份,如意科技获得有国资背景的济宁市城市建设投资有限公司(下称“济宁城投”)的火线“救援”,充满兑付危机的“15如意债”得以化解。

包括一年内到期的非流动负债41.30亿元,2019年12月到期的3.45亿美元(人民币24.37亿元)的境外债券以及60.07亿元的短期借款。

如意科技相关负责人曾在接受有关媒体采访时直言:“今年以来,如意科技受到了信贷市场和债券市场双重紧缩的困扰。上半年一些金融机构加大了对民营企业的收贷强度,如意科技先后偿还数十亿元的贷款,没有得到续贷,造成经营性资金链偏紧。”

此外,11月14日,标普全球评级宣布,下调如意科技的评级至“CCC+”,标普表示,因为未来两个月内如意科技仍有即将到期债务,再融资风险不断上升,同时其资本结构复杂且不可持续。

据标普数据,截至2019年9月30日,如意科技不受限制的现金余额降至约39亿元,低于2019年6月30日的42亿元。

标普认为,尽管获得了济宁城投的支持,如意科技在境内外信用市场的融资渠道仍受限。除非如意科技找到新的投资者,否则其没有足够的现金偿付该信贷工具。

2016年,如意科技斥资13亿欧元成为法国轻奢集团SMCP的控股股东;2017年,又以1.17亿美元收购英国风衣品牌雅格狮丹、以22亿港元拿下高端男装品牌香港利邦控股。

2018年,据外界估算,邱亚夫通过如意时尚约以7亿美元收购瑞士奢侈品牌Bally;2019年初,以26亿美元收购了美国英威达公司服饰和高级面料业务,包括莱卡LYCRA品牌。

目前,如意科技已跻身2018年全球100大奢侈品品牌公司排行榜,综合位居服装服饰类奢侈品品牌排行榜第11位,全球轻奢品牌前5位。

一方面,如意科技并购的不少品牌并没有给如意科技带来实质的利润大幅增长。另一方面,整体的轻奢品牌市场受到冲击。

程伟雄认为,从如意科技既往兼并品牌案例看来,兼并品牌依然独自经营。品牌之间的互补不足,包括文化、组织、全球供应链、设计研发、市场运营互补等方面,还依然遥远。

近两年,如意科技收购的男装品牌利邦一直走在扭亏为盈的路上。2015—2017年,利邦男装的股东应占溢利分别亏损0.89亿港元、4.42亿港元、6.08亿港元。2017年被如意收购后,启动业务重组计划,2019年上半年,股东应占溢利为0.77亿港元。

据有关媒体报道,12月6日,SMCP集团以香港市场急剧恶化为由下调全年盈利预期。预计全年经调整EBITDA利润率将介于15.5%—16.0%,此前预期为持平于2018财年的16.9%。

12月13日,SMCP独立董事、优意国际总裁杨大筠对时代周报记者表示,虽然香港市场对SMCP的影响只是暂时的,但因香港市场的销售速度增长很好,所以SMCP调低了盈利预期,但SMCP的盈利能力一直还是比较突出的。

杨大筠还认为,近两年男装市场,尤其是正装市场,全球萎缩的都比较厉害,如意科技赶上了趋势性低迷期。

旗下拥有Michael Kors、Jimmy Choo和Versace的美国奢侈品集团Capri在2020财年第二季度销售额同比涨15.1%至14.42亿美元,但净利润则下跌7.8%至1.77亿美元。

瑞银分析师把Coach母公司Tapestry集团的评级从买入下调至中性。分析师在报告中指出,越来越多消费者选择以400美元的价格二手的欧洲奢侈品牌手袋,而不是Coach的新手袋,9月Coach手袋的平均售价已下降了5%,未来还将继续遥控飞机招商下滑。

在杨大筠看来,轻奢品牌的发展具有一定的不确定性,价格处于重奢侈品牌和普通高端品牌之间,定位不如重奢侈品牌和快时尚那么清晰,当重奢侈加大营销力度,就会与轻奢品牌在客户争夺上有交接地带。快时尚又以价格和速度取胜,对于轻奢品市场也会有侵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