去南极旅行是一种什么样的体验?

 新闻资讯     |      2019-12-31 14:33

2017年,飞猪推出南极专线,不足5万元的价格是过往南极游拦腰斩的水平,这让南极这一终极旅行梦想地,成了年轻人踮踮脚就可以够到的地方。飞猪南极游的80后占比高达46.5%,其中遥控飞机招商近1/3是90后。

这是----呕吐袋,用来救急随时呕吐的情况。据说,这是他们今年新换的包装,比以前好看,可能为了“改善呕吐体验”吧。

我住四层甲板。下图是过了德雷克海峡后,海水挥发在玻璃上留下的盐渍。浪有多大,可以想象。

冰块经过数万年的挤压,空气被完全排出。散射过来的光很少,在海里看就是黑色的,越黑年代越久远。

在洛克罗伊港买的纪念品杯子。科考站工作人员说:这个杯子肯定不是Made in china! 我对此表示怀疑。因为,我在这里买的两只企鹅公仔的确是『Made in China』!上船才发现。

这是真的。科考站的淡水补给主要靠南极游轮提供。所以,他们只有遇到邮轮停靠的时候,才能上船洗个澡。有时候有机会上船吃个晚饭。

南极游轮的服务水准是碾压一般五星级酒店的。我说的不是硬件设施,而是服务!服务水准远超预期,西餐也很棒。

由于前面的几只企鹅距离小路的距离小于5米,游客就在边上等着。人越来越多,最后有十几个人。直到那两只巴布亚企鹅离小路大于5米了,他们才往回走。

到后面,发现我前面看到的冰山简直弱爆了。各种蓝若宝石般的冰山,是大自然最好的馈赠。

这种蓝色,是因为冰里面的空气被挤压,时间长了以后,折射出来的光就是蓝色光居多。越老的冰山,颜色越深。

刚上船,发现这小伙子很热情的跟每个人打招呼。我以为他是船上的经理,或者是船长的儿子之类,又或是客服经理。结果,第一次去船上酒吧的时候,遇到他唱歌。

『我在船上什么都干。我开冲锋艇,收拾演讲厅的杯子、打扫卫生、整理皮划遥控飞机加盟艇,主要还是唱歌。这是我的名片,你们可以在facebook上加我,我一边工作一边旅行。』

虽然,连续的飞机和交通让抵达乌斯怀亚的我累成狗,但还是经不住在世界最南端的城市跑十公里的诱惑。

寒冷的空气,周围的暴雪,潮湿的海风。但是,半小时后,海面上的耶稣光让我觉得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