振邦智能IPO:连续三年“清仓式”分红 落袋大股

 新闻资讯     |      2020-06-02 03:38

日前,深圳市振邦智能科技股份有限公司(以下简称“振邦智能”)向中国证监会递交了招股书,拟A股中小板上市,计划发行不超过2740万股,发行后占股份总数比例不低于25%。

值得市场关注的是,振邦智能实际控制人是一家三口,占据了超过99%的股份,且在过去三年时间里连续获得分红达到3.7亿,接近公司四年净利润总和。招股书显示,振邦智能此次募集金额为6.31亿元,将用于智能控制部件产能扩张和产品升级项目等。但记者发现,报告期内公司面临存货规模上升、产销率逐年下降,高毛利难以维持等问题

针对以上问题,《新华融媒看财经》记者致电并致函振邦智能董秘办,但截至发稿未获回复。

券商投行人士告诉记者,这种集权式的管理结构极有可能为公司带来巨大隐患,公司不愿将净利润投入生产,反而持续给股东分红,其募资的用途存疑。

《新华融媒看财经》记者发现,振邦智能在招股书中阐释了募投项目投建的必要性和迫切性,也多次称公司需要资金支持。但实际上,公司在拟大举募资的同时,近几年却在密集大额分红。

2016年至2019年,振邦智能营收分别为3.51亿元、4.75亿元、5.67亿元和6.97亿元,年复合增长率接近25%;净利润分别为9079万元、8576万元和8576万元和1.16亿元。可以看出2017年振邦智能净利润小幅下滑,出现增收不增利的现象,2018年业绩保持平稳增长,但净利润却近乎零增长,直到2019年才开始大幅正增长。

报告期内公司的盈利能力没有完全趋于平稳,但进行了多次分红。2016年7月至2019年5月,不到三年的时间里,振邦智能累计分红5次,且均为现金分红。具体来看,2016年至2019年公司分红金额分别达到1.9亿元、2597.52万元、6165.00万元及9206.40万元。

振邦智能近三年分红总额接近3.7亿元,和公司这四年的净利润总额相当,且这些分红已经可以覆盖本次募投的绝大多数项目。

对此,有券商投行人士向《新华融媒看财经》表示,公司想通过募集资金来扩产能,而自己的净利润却没有投入生产,反而给股东持续分红,不禁让人疑问,此次募资真的是用来生产吗?上市后公司会对中小股东负责吗?

招股书数据显示,公司实控人陈志杰、陈玮钰、唐娟分别直接持有公司 3024万股、2948万股、1587.6万股,此外,三人还间接持有公司619万股。三人共持股 8179万股,占发行前公司总股份的99.50%。

值得注意的是,陈志杰和陈玮钰为夫妻关系,唐娟则为两者之女。也就是说,振邦智能是一家典型的家族企业,大股东一家三口处于绝对控股地位。

另外,从披露的公司高管名单来看,陈志杰担任振邦智能的董事长、总工程师、法定代表人;陈玮钰则担任公司研发中心的技术总监;唐娟担任该公司董事和总经理。从股东到高管,均为一家三口,对公司全方位管理。

上述投行人士告诉《新华融媒看财经》,二级市场对于“家庭式企业”的反应平平,甚至有些投资人会规避这类企业。一方面是公司的经营理念不符合现代化企业的标准,“一言堂”的管理容易导致公司做出错误的经营决策;另一方面是公司的内部信息高度集中,透明度非常低,容易出现违规甚至是内部交易,造成股价非理性波动。

近三年振邦智能的营业收入虽然保持增长态势,但增速却在下滑。2017年公司业绩增速为达到37%,而近两年这一数字仅在20%左右。

业绩增速放缓也从侧面反映出公司有存货跌价的风险。2016年公司存货不足9000万,2018年已经接近1.16亿元,2019年存货规模略有下降,但期末余额仍在1亿元以上。

招股书中显示,原材料、库存商品、在产品、发出产品和委托加工物资共同构成存货。其中原材料占比最大,2018年时占比高达60%,2019年占比也超过40%。从原材料账龄方面来看,2017年末,公司库存原材料余额的库龄集中在6个月以内,而2018年末,库龄在 6个月以上的原材料占比提了35个点,至45%,到了2019年仅一年以上的原材料占比就接近30%,较2018年翻了一番。

招股书披露,振邦智能的主要原材料为集成电路(IC)、分立半导体、PCB、电阻、电感、电容器、其他元器件等。其中IC芯片主要系国外品牌,受到贸易摩擦、关税汇率等外部宏观环境变动的影响较大,若公司不能有效地将原材料价格上涨的压力转移到客户,或在原材料价格波动过程中未能做好存货管理,将会对公司的经营业绩产生不利影响。

存货中,库存商品规模也呈现逐年上涨的趋势,2016年-2019年占比分别为14.6%、16.53%、13.47%和22.35%,库存商品逐年增长的另一边是公司主要产品的产销率和毛利率不断下滑。

振邦智能的主要产品为大型家用及商用电器电控产品、小型家电电控产品、汽车电子电控产品以及电动工具电控产品,2019年,公司全部产品的产销率均出现下滑,其中前两类产品更是连续两年下滑。此外,2016年-2019年,公司的毛利率分别为37.7%、31.26%、26.09%及 27.89%,亦呈现下滑趋势。

值得注意的是,随着存货规模走高,公司应收账款额亦同步增加,且在报告期内存在应收账款逾期情况。2016年到2019年,公司的应收账款从8200万上涨到1.75亿,2019年更是较2018年上涨近30%。

对此,振邦智能表示,目前公司账龄在6个月以内的应收账款金额比例均在98%以上,应收账款质量较好。但记者发现,该公司的应收账款周转率逐年递增从2016年的3.08上升至2019年的4.23,且计提的坏账准备也由438万上升至924万。

某财务资深人士对《新华融媒看财经》表示,对公司而言,应收账款周转率持续下降可能是公司的市场销售及议价能力下降,也可能是公司为了扩大市场,给予客户一定的赊销政策,因此客户质量将影响坏账风险。

值得一提的是,振邦智能2016年至2018年的审计机构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该事务所因康得新119亿利润虚增、辅仁药业17亿现金不翼而飞等事件深陷造假风波。

2016年-2018年振邦智能的财务报表显示,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出具了标准无保留意见。记者了解到,2019年瑞华会计师事务所已经被立案调查,数十家上市公司排队解约,近20起再融资被中止,30余起IPO项目被叫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