续梦教育!子承父业!三尺讲台书写精彩人生

 新闻资讯     |      2020-05-06 08:54

他们筑梦教育,扎根彝山,致力于教书育人;他们续梦教育,子承父业,三尺讲台书写精彩人生;他们圆梦教育,扶智扶志,用汗水浇灌着家乡的未来;他们就是云南大理祥云县东山乡小庄子村陈国顺一家三人的从教之路。

小庄子村隶属祥云县东山彝族乡,距县城120公里,是全县最偏远的行政村,也是唯一一个“直过民族”贫困村,有5个自然村。

一个人一所学校。“当时条件艰苦,教学任务重,一个月不到30元的工资,跟我一同任教的3名老师先后都辞去工作。”陈国顺曾回忆说。

村里的老人回忆,当时经常看见陈国顺赶着自家的骡子风尘仆仆,有时候驮着教辅资料,有时候驮着学生们生活用品的场景。回首过往岁月,陈国顺说:“由于家庭困难,我高中读了两个月就回来了,这是我心里的坎,我不想让这里的孩子没有老师教,不管再苦再难,我都不能放弃他们。”就这样,虽然到小庄子村任教的老师们来的来、走的走,但陈国顺始终没有离开过。学校还是那所学校,当年那个青春少年却一步一个脚印坚守着自己的初心,这一坚守就是三十三载。

“我们大字不识一个,还不是活到了现在!”过去,这里群众的思想意识非常落后。陈国顺最担心的就是周一返校和收假开学的时候,学生总是到不齐。没有电话,陈老师就一家一家去,一次一次说。小庄子5个自然村,最远到13公里外的五兴龙自然村,他也不辞辛劳,去一次不行就去两次……“不要看当时的国顺年纪轻轻,全村老小没有不认识他的。只要有学生没去上学,他比家长还要着急还要上心。”时任小庄子村委会主任的李金明说。几十年来,陈国顺用自己的一言一行、一举一动诠释着“不抛弃、不放弃”的初心;用自己的耐心、细心和爱心获得了村里老百姓和学生们的高度认可。目前,全村600多人中,超过半数都曾是他教过的学生。

春夏秋冬、寒来暑往。1996年32岁的陈国顺第一次痛风发作。他想:“自己还年轻,总想着咬紧牙关忍一忍、吃点止疼药,疼痛就过去了,教学工作不能受影响。”就这样,他病情一拖再拖,越来越严重,最后成为逼迫他不得不离开孩子们、离开心爱的讲台的根源,也成为他一辈子最大的遗憾。

“最开始是脚踝关节红肿疼痛,上课都是一瘸一拐地去。那个时候也没有太在意,就自己吃些止痛药。”陈国顺有些懊悔地说。2010年,陈国顺脚上的关节已经开始变形,疼痛难忍让这个坚强的彝家汉子无法站立行走。从此以后,轮椅成了陈老师的代步工具,走不了就让妻子背着去学校,站不起来就座轮椅上讲课。这样又过了两年多,这期间陈老师的手和脚受到疾病影响都进一步恶化,用手的时候甚至连最简单的握住粉笔写字都做不到,只能勉强将粉笔用扎带绑在手上,以保证能够在黑板上“画”出字来。用脚的时候,坐在轮椅上都撑不住身体太长的时间,有的时候就只能半躺着身子给孩子们上课。从这个时候开始,组织上就一直劝陈国顺老师,想让他办理病退。每次说起,他都重复一句话:“我退休了,孩子们怎么办,谁来教?”直到2014年,陈国顺已经病得起不了身,瘫痪在床,他心里还是记挂着学校和学生。

33年,他走过最多的路,是崎岖、坎坷的山村小路;他想得最多的人,是天真、可爱的山村孩子;他做得最多的事,是寂寞、艰苦的山村教学;他心中始终笃定的一个目标,是教好大山里的每一个孩子。33年,从这所不起眼的山区小学,走出了13名大学生。33年的坚守,守出了小庄子人培养下一代的希望。

这些年,陈国顺深深地认识到,有一个长期稳定的老师,对整个村和孩子们的将来有多重要。2014年初,面对越来越严重的病痛,陈老师越发犯愁。这一次,陈国顺想到了儿子陈永宏。

那是2014年4月的一天,一个电话打破了陈永宏在小湾东镇教书的平静生活。“儿子,爸爸已经上不了讲台了,可现在还没有合适的老师到我们村教书,你看……”

从小就生活在大山里的陈永宏,一直渴望着能离开大山,渴望通过自己的努力奋斗,创造别样的精彩人生。当他听到自己一向崇敬的父亲带着抱歉和恳求的话语,让他回小庄子教书时,许多画面涌上心头。想到父亲是因为日渐加重的病情,才不得不离开心爱的讲台,陈永宏动摇了。

2014年9月,陈永宏放弃了更好的工作和生活环境,个人提出申请,在上级党委政府及教育部门多次协调下,陈永宏回到了阔别已久的小庄子小学,接过了父亲手里的接力棒。

让陈永宏想不到的是,这里还是15年前自己离开时的模样,除了里面传来朗朗的读书声,没有人会想到这是一所学校。就连旗杆也还是那棵不太直的木头杆子,只是飘扬的红旗颜色却依然鲜艳无比。站在国旗下,望着对面一座座大山,陈永宏内心无比坚定:“这是父亲坚守了30多年的阵地,他守得,我为什么守不得?他能坚持,从这里走出去的学生又怎会放弃?”

当时,小庄子小学依然是全县条件最艰苦的学校,没有之一。每当觉得自己撑不下去的时候,陈永宏都会想想父亲是怎样坚守下来的,然后就给自己加油打气,鼓励自己一定要做得更好。这时候,最让陈永宏头疼的一项“工作”是,上课之余还得照顾孩子们的饮食起居,当好“临时”家长。半夜想家会哭,雨夜打雷会怕,睡觉不安分会闹……让刚上任的陈永宏焦头烂额。但当看着孩子们一张张开心的笑脸、一双双充满渴望的眼神,陈永宏又觉得,当初的选择和现在的一切都是值得的。

和他结婚后不久的妻子杨秀琴,在父亲陈国顺的奉献精神感染下,也为了更好地支持丈夫的工作,于2015年9月,主动申请从条件比较好的禾甸镇调入小庄子小学任教。原来只有陈永宏一个人的学校变成了夫妻共同负责,小庄子小学迎来了两位“接班人”。

脱贫攻坚以来,小庄子村倍受各级党委和政府的关心和重视,投入4000多万元,对村组道路实施硬化,村内基础设施进行全面建设,这里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2015年以来,先后投入200多万元,新建了小庄子小学,让4名老师、39名学生在山窝窝里也能享有较好的教学环境。小庄子小学还顺势开办了附属幼儿园,为适龄儿童提供学前教育服务,小庄子教育事业走上了快车道。

“赶上了好时代和党的好政策,现在的孩子们是幸福的。希望用我自己的方式,让‘教育能够改善贫困’观念深入人心,让他们从小明事理、懂感恩。”陈永宏深有感触地说。工作之余,他运用自己的音乐专长,编译了傈僳语版本的“道德歌”和“我的祖国”在小庄子校园传唱。

值得一提的是,在几十年的潜移默化下,在陈家两代三人的辛苦付出下,小庄子村的村民对教育的认识也从“大字不识也过了一辈子”转变成了“我们的孩子要上幼儿园,没有老师自己出钱请”。

新的小庄子小学建成后,陈国顺经常让妻子、儿子推着他到小学、到村里转一转、看一看。看着宽敞明亮的校舍,整洁的校园,嬉闹的孩子,听着郎朗书声,陈国顺情感复杂,眼中流露出更多的是不舍、不甘和些许愧疚。他时常感叹:“如果当初自己重视身体的毛病,我现在依然能站在教室里给孩子们上课,儿子也就能够有自己的选择。”“优秀教师”“优秀班主任”……陈国顺和儿子获得过许多荣誉,但是在陈国顺家中最显眼的位置,挂着的是陈永宏2015年获得的“中国青少年发展基金会希望工程园丁奖”的奖状。他始终为有这样的儿子感到骄傲和自豪。

筑梦—续梦—圆梦,交棒—接棒—坚守。如今,陈永宏夫妻俩仍奋战在家乡的教育事业上,用汗水浇灌着家乡的美好明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