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国药大校长:医药教育永远都是精英教育

 新闻资讯     |      2020-05-05 09:35

在今年的新冠肺炎疫情防控中,钟南山、李兰娟、张文宏等专家成为“全民偶像”,广大医务工作者逆行出征、奋战一线,成为新时代民众心中“最可爱的人”。在未来,健康领域面临的挑战日益突出,作为医务工作者最重要的培养阵地-----医药学院校,如何提高院校的医药学教育水平,是个值得思考的问题。

2020年04月29日,《光明日报》在01版发表了专访中国药科大学校长来茂德,题为《重视医药教育 助力健康中国》的文章。来茂德,1982年毕业于浙江医科大学医学系,1987年获浙江医科大学医学硕士学位,1990年获联邦德国吕贝克医科大学医学博士学位。1983年始在浙江医科大学病理教研室任教,1994年破格晋升教授,1998年起任浙江大学副校长,曾经是浙江医科大学和浙江大学最年轻的副校长。2011年当选德国科学院院士,是德国科学院最早的五位中国籍院士之一。2013年起出任中国药科大学校长。

来校长作为资深的医药学教育工作者,其对中国医药教育的认识非常深刻。笔者现将《光明日报》专访文章《重视医药教育 助力健康中国》中来茂德校长的一些观点和思想摘录、整理如下,供各位朋友参考:

1,“大疫之中有大医”。从古至今,任何一个国家都经历过与传染病的顽强斗争。拿我国来说,从一百多年前东北鼠疫,到2003年的SARS,再到今年的新冠病毒,都是医护人员拼搏在最前线。在这次疫情中,医疗卫生事业最大的收获就是整个社会的民众对医学在社会发展和保健中的重要作用有了很好的认识。

2,只有医学做强,国家才能有能力更好地服务百姓。为什么这么说?首先,这次新冠肺炎疫情发生后,国家仅用了两个多月的时间就把武汉控制住,这正是因为国家培养了大量的医务工作者,这些人在国家需要的时候冲锋在前,充分体现了我们国家的制度优势和医护人员的职业操守。

3,非典的第一例诊断的病例是在2002年的11月14日,但直到2003年的4月16日才确定致病原为一种新的病毒,其间花费了5个多月的时间。而在这次疫情中,我国7天确定了病原,9天完成了基因组测序,19天诊断试剂盒就能够发放下去,这离不开我国医药学在短短18年的飞速发展。

1,无论是欧美发达国家还是我国,高等教育都已经做到了大众化、普及化。即便如此,医药教育永远都是精英教育,需要吸引最优秀的人来学医药。但我们,现阶段还没有做到这一点,比如医学和药学在招生方面的总体吸引力还不是很强。据媒体报道,去年北方有一所学校,医学方面的录取分数线还不如兽医的分数线高。

2,如何吸引优秀人才来医学和药学?从社会层面上,要用法律去规范医学和患者的行为,解决好“医患矛盾”,让医生感受到职业的获得感、安全感。从国家层面上,要增加医生数量,要调整城乡医务人员的结构和调整医院内部科室人员的结构……高水平的医生都集中在城市里的三甲医院……医院内部科室各专业医生的结构比例失调,我们缺儿科、精神科、病理科、康复科等方面的医生,感染科医生也不足。

3,如何解决医生数量少、结构不平衡的问题?一是扩大综合性大学医学生的招生数量,特别是那些受之前大学合并影响,合并了许多优秀医学专科学校的综合性大学;二是针对部分学科医生的缺乏,可以采取“大医学小专科”的方式,医学生先接受系统的临床医学专业学习,在毕业之后再选择专攻的科室从事医学工作。

1,学制。医学生的学制长且不统一,比如有3年的大专、5年的本科,前几年还有过7年制的硕士,现在有8年制的博士等等。希望能够从国家层面统一医学生的学制时长,目前医学界达成的共识是以5年制为基础,毕业以后加3年的住院医师规范化培训,之后再加3年的专科医生培养。

2,培养的针对性。一类是医学专业,另一类是医学相关专业,例如护士、呼吸治疗师、放射科技师等。不仅需要培养看病的医生,还要培养操作各类医学仪器的技师。比如这次疫情期间大家经常听到的人工心肺机ECMO(体外膜氧合),这类机器可以培养专门的技师去操作,以辅助医生的治疗。

3,知识范围。医学是“人学”,“人学”对人文关怀有很高的要求。医学生除了医学本身的知识外,还需要学习社会学、艺术学、经济学、卫生学和法学,学习医学发展史和医学伦理学,知悉基因治疗、基因编辑、大数据、人工智能等前沿技术的伦理边界和法律法规。

4,实践。现在的医学生毕业后并不能很快上手术台,因此必须投入很多资金为学生提供培训的基地。不仅如此,普通病人去医院看病时,他们从心理上不愿意让一个初出茅庐的医学生来为自己“把脉问诊”。培养一个医生不容易,更需加大对于医学生培养的投入。

5,名医。做医生最基本的就是给病人看病,想要成为名医还要多做研究、发论文,但不是所有人都能两者兼顾,我们培养的医生大多数应该是为老百姓看病的医生,因此医生的评价和职称晋升的条件一定要与之相匹配。

中国药科大学坐落于江苏南京,前身为始建于1936年的国立药学专科学校(这是我国历史上第一所由国家创办的药学高等学府),是教育部直属“211工程”和国家“双一流”建设高校。在全国第四轮学科评估中,药学学科获评A+,位列第一档。据最新数据统计显示,药理学与毒理学ESI排名前1‰,位列全球第47位,国内高校第1位。在2019 US NEW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药理学与毒理学位列全球第22位;2018软科ARWU世界一流学科排名中,药学排名全球第40名;2018QS世界大学学科排名中,药学与药理学进入全球第51-100段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