洽洽食品利好背后:闲置资金高达12亿,大股东负

 新闻资讯     |      2020-04-15 11:59

2019年洽洽食品的经营状况翻身了,但是洽洽食品的母公司合肥华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却因为运作地产业务步入资金匮乏的关头。

2019年,洽洽食品实现营收48.37亿元,同比增长15.25%;归属于公司股东的净利润6.04亿元,同比增长39.44%;扣除非经常损益的净利润4.82亿元,同比增长46.37%,资产负债率仅仅32.42%,账面现金十分充足。

这是洽洽食品经历2012-2017年之间,连续6年营业收入个位数增长煎熬期后,近2年连续实现双位数收入增长,稍微跟进了三只松鼠、盐津铺子、良品铺子和百草味的高成长步伐。

但是,就在洽洽食品发布2019年报的前一日,恰恰食品收购了大股东合肥华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持有的蔚然基金份额,年报发布翌日,洽洽食品又发出华泰集团可交换公司债券开始换股业务的提示,这意味着交换债券持有人有权将债权交换为洽洽食品股票。

洽洽食品业绩表现良好,股价一枝独秀,为何华泰集团却要通过可交换公司债进行投资退出,并且还退出用于打通产业上下游的蔚然基金?

酷公司研究发现,相对于洽洽食品的近12亿闲置资金理财,华泰集团却一直处于资金紧张的状态,截止2019年6月底,华泰集团母公司报表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8.34%。

洽洽食品的业绩表现较好,财务状况看上去也相当健康,但是从近年来的财务运作看,有着多个不合逻辑之处,异于其他休闲食品同业

首先,洽洽食品的资产负债中理财、委托贷款和短期借款三者并存,而且理财额和委托贷款额偏大,短期借款偏小,短期借款的必要性让人无法理解。

近年来洽洽食品资产负债率维持在30%左右,虽然连年50-80%的分红率,但是账面资金依然相当充裕。以2019年底的资产负债状况为例,账面现金为2.54亿元,银行理财为11.7亿元,对外委托贷款高达4.41亿元,当年利息收入就达到3701万元,理财收益更是5292万元。

但是矛盾的是,洽洽食品能够通过委托贷款给其他公司放贷,自己还要从银行借款,2019年底,洽洽食品的短期借款余额还有2.98亿元,全年从银行借款总额是3.45亿元。并且这一借款在总资产中占比极低,资产有息负债率只有7.53%,从业务逻辑上来看,洽洽食品完全没有短期借款的必要性。

并且,这还不仅是2019年的现象,最近4年均是如此,交易所也曾在2017年发过问询函,要求洽洽食品对委托贷款作出充足的披露和解释,洽洽食品以负债率较低,适度利用财务杠杆增加财务收益回应。

其次,近年来洽洽食品的银行理财现金流也存在异常,与一般的企业银行理财现金循环不符。

国内银行保本型浮动收益产品,期限最长为364天,最短7天,企业申购银行理财支付的现金,一般会反映在现金流量表“投资支付的现金”,产品到期后收回投资款,一般计入收回投资受到的现金。

根据洽洽食品历年公告,公司所有投资的理财均为保本型银行、券商等金融机构理财产品,2017-2019年底的银行理财余额分别是6.7亿元、11.98亿元和11.7亿元,但是奇怪的是2017-2019年收回投资收到的现金都是0元。

酷公司推测,可能投入银行理财的10亿元理财资金,要么是购买了非保本型长期限的理财,要么是长期受限资产,因此长期无法解冻收现。不过从洽洽食品各年报披露来看,并没有显示理财受限。

在对外股权投资方面,洽洽食品最近全资收购蔚然基金份额,这一桩关联收购理由也显得颇为牵强。

2012年,洽洽食品公告计划斥资3亿元与华泰集团、卓优(天津)股权投资管理合伙企业(有限合伙)合资成立蔚然基金,洽洽食品还强调,这个基金是用于休闲食品上下游产业链布局。

最终这一计划缩水,最终洽洽食品实缴出资只有1.2亿元,出资比例为59.9998%;华泰集团实缴出资0.8亿元,出资比例为40%。

2016年3月,洽洽食品又对蔚然基金单方减资6139万元,洽洽食品的解释是为盘活存量资产,控制投资风险,整合内部资源,提高资金的使用效率,推动投资项目的有效盘活。

但是从2016半年报和年报来看,这一解释颇为牵强,洽洽食品当时闲置用于理财的资金就高达9亿元,还在对外放贷,丝毫没有缺6000万的迹象。

直到今年,就在恰恰食品发布2019年报的前一天,恰恰食品公告,受让华泰集团对蔚然基金的持有的44.383%份额,成交价格是13,387.47万元,增值率35.06%。

至于受让原因,洽洽食品的解释,利用蔚然投资基金的资源优势及其各种专业金融工具放大公司的投资能力,推动投资基金去收购或参股符合公司发展战略需要的上下游企业,进行整合及并购重组,提高和巩固公司在行业内的龙头地位。

通过天眼查,酷公司发现有以下公司:业之峰诺华家居装饰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东鹏饮料(集团)股份有限公司、武汉中商集团股份有限公司、上海捷宣资产管理有限公司、安徽老乡鸡餐饮有限公司、爱慕股份有限公司。

这些公司主要是家居、饮料、商超、资产管理、快餐和内衣,蔚然基金并不像是在投资洽洽食品上下游企业,更是个单纯为了捕捉Pre-IPO机会的小型PE机构。

为什么大股东华泰集团要把蔚然基金的股份转让给洽洽食品?酷公司分析认为,对外解释只是个体面说辞,很可能还是尽快帮助华泰集团收现,用于华泰集团饥渴的资金需求。

首先,有必要提一下华泰集团的业务,华泰集团除了控股洽洽食品之外,还安徽华钰矿产投资有限公司、合肥华邦集团有限公司、合肥华元典当有限公司等子公司。根据安徽省最新的房地产行业综合实力排行榜,华邦集团排第27名。

根据,2019华泰集团半年报,合并财务报表的收入是40.41亿元,其中洽洽食品的22.5亿元,其余的子公司损益状况,却并未披露。

不过,预收款项的总额是34.91亿元,其中华邦集团的预收款额是33.7亿元,款额全是房款。应付账款的前三名供应商也全部是建筑工程企业。加上华泰集团对收入同比增加 32.43%的解释,是洽洽食品和华邦集团营业收入大幅增长所致。

因此可以判断华邦集团在整个华泰集团中收入仅次于洽洽食品,也是盈利性较高的业务,并且从预收款额来看,华邦集团仍有项目在建设中,尚需要巨资投入建设直至交付。从新闻报道来看,华邦·蜀山别院目前还在建设中。

2019半年报显示,华泰集团(母公司报表)总资产49.2亿元,负债32.53亿元,资产负债率已高达78%;合并报表的总资产为202.42亿元,负债119.87亿元,负债率是59.22%,倘若不计入洽洽食品的资产负债,负债率则超过65%。对华泰集团和华邦集团而言,都是极大的资金压力。

从当前的情况来看,华泰集团似乎正在力争建设华邦集团旗下的地产项目,至今华泰集团已经质押了20%的持股。2019年9月华邦集团的股份还被质押给中航信托用于融资。

2019年10月,华泰集团曾非公开发行了3亿元的可交换公司债券,发行期限为 3 年。债券持有人有权将债权在规定日期交换为洽洽食品的股票。一般意义上来说,上市公司大股东发行可交换公司债可以理解投资退出、市值管理和资产流动性管理。

可以肯定的是,洽洽食品当前高资金储备,却有着一个资金饥渴的大股东,加上今年受公共卫生事件影响,华泰集团主导下洽洽食品的资金会面临一个什么样的安排,值得投资者关注。